國中的時候還算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但是後來就比較喜歡寫實主義和新浪潮電影;或許是因為武俠小說的世界離現實世界有點太遙遠了。這或許也是為何我在看到新浪潮電影之前,很多好萊塢片會讓我看到睡著的原因之一。

然而,武俠小說所描繪的世界和現實世界的距離越拉越長不是沒有原因的。刀光血影在現代社會中從有形化為無形,過招的方式從拳腳相向轉變成金錢遊戲;許多關於現代社會如何形成的種種,Weber都已經分析過了,也因此資本微薄的個人在現代社會中越來越渺小,使得在想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當下卻往往愛莫能助。

但這不代表我們對身邊珍惜的人永遠幫不上忙。儘管使得上力的地方真的越來越少了,但我們依然可以給予真切的關心。這樣作或許幫不上什麼忙,但也未必真的完全幫不上忙;因為如果我們活在世上所做的一切,真如Aristotle所言都是為了幸福,那麼關切或許多少能撫平心靈的傷口與殘缺。

因此溫柔和聰明兩者是缺一不可地重要:因為沒有聰明的溫柔容易淪為昧於事實而未能給予適當的關注;反之則可以用來傷害而非幫助他人。後者也許真能給這個世界一些寶貴的東西,但有時候的確聰明也只能滿足自己而未必能滿足他人。這或許正是為何我所學的學科會強調:想要當一個有德行的人,智慧和同理心缺一不可;甚至可以這麼說:那種帶刺的聰明依舊不夠聰明,因為那樣的聰明並不能讓幸福得以實現。

因此,或許有德行的人可以視為是武俠小說所描繪的世界離我們越來越遠之際,那些卻依然藏身在現代社會中的鬧市俠隱;這些人總是細心地觀察身邊的一切動靜,並尋找適當的時機幫助關心他人。

對我而言,張老師正是這麼樣的一位老師。老師並非只是一位和生活脫節的蛋頭學者而已,他溫和親切的個性正是確實地實踐了德行倫理學的精神。第一次上老師的課時,說實話我的程度說還不夠好,但老師從未責備過我;而我到老師研究室向老師請教問題時,老師也非常樂意提供建議以幫助我順利完成論文;而到了口考時又不吝給我稱讚鼓勵。但其實同樣是碩士論文,我的論文和老師當年的論文比起來真的還有許多可以進步的地方;老師也從未由於被公認為台大哲學系最優秀的畢業生以及傑出學者之一,而顯示出任何驕傲的態度。

我還記得論文口考完跟老師握手接受老師的恭喜時,老師說或許下一次見面我們可以聊音樂,因為他也是個愛樂者,而且Gadamer最後一次演講的題目正是Beethoven。只是沒想到竟然再也沒有機會跟老師一起聽音樂分享感動了。

雖然活著有好多挫折的事,老師過世的事也是其中之一;但我會記得我給老師論文定稿的回信中,老師要我繼續努力勇往直前的鼓勵。而也我會好好振作繼續走下去。

老師再見,我會永遠想念您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on 的頭像
Yvon

Hitchcock/Truffaut/_

Y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