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rick_collection.jpg

之前在〈一些傑出的導演手法〉系列文中,雖然筆者認為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愛情決勝點)(Match Point)絕對是就單部作品而言最好的古典音樂配樂作品之一,但是一旦談到古典音樂配樂,根本就不可能不提庫柏力克(Kubrick)。然而他的巧思妙用實在太多,因此特別寫一篇專文來大致上談談他如何使用古典音樂作為配樂。

原則上他在〈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便開始密集使用古典音樂作為配樂(〈金甲部隊〉(Full Metal Jacket)除外),一直到他過世為止。而在〈2001太空漫遊〉中甚至發生一段插曲:庫柏力克原本找了配樂作曲家Alex North,並且親自放了理查‧史特勞斯(R. Strauss)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的開頭給他參考,希望他也可以寫出這樣的曲子作為配樂。這對North來講當然是個大難題,因為單就寫作技巧而言,古典音樂絕對是最精密的音樂類型之一。因此他便戰戰兢兢地寫了上半場的配樂(以前的電影有中場休息),而在這之間他接到了庫柏力克的電話,告訴他不必寫下半場的部分了。結果他在首映時,果然發現他寫的曲子一首都沒用上......(但此配樂後來有出原聲帶)

即使這對配樂作曲家絕對是最悲慘的首映會,但是平心而論,庫柏力克對畫面和音樂結合的sense實在太好,而且涉獵又極為廣泛,在六零年代就能對古典音樂中的當代曲目有所涉獵並且加以使用,不論是以一個電影導演還是一個愛樂者而言,都是非常難得的事。而筆者對他的配樂使用大致整理如下:


一 、正向搭配使用

意思是說音樂本身和情境是搭的,當然這也是最多人會使用的方式之一。但是庫柏力克在配樂上的搭配往往會讓人有種巧思感,就是會有種「原來也可以這樣用!我怎麼之前沒想到」的感覺。最顯著的例子絕對就是〈2001太空漫遊〉,其中人造衛星搭配上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的圓舞曲,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絕配!(由於連結大多停用嵌入,故停用者以下將只列出連結)

http://youtu.be/U8Q3X5Gw5I4

(此橋段配樂為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http://youtu.be/U2iiPpcwfCA

(此橋段配樂為理查‧史特勞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二、製造反差

其實這也是常見的配樂手法。而庫柏力克用得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畫面上強調性和暴力以製造極大的落差,更有甚者甚至會把原曲改成電子版以加強效果。最好的例子當然就是他的〈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例子簡直多到不勝枚舉,甚至有時會讓人覺得是先想到配樂的段落再把劇情接起來的:

http://youtu.be/cQCQRLA05AA 

(此橋段配樂為貝多芬(Beethoven):第九號交響曲第二樂章)

http://youtu.be/v90KPJ6n4Ew 

(此橋段為羅西尼(Rossini):〈鵲賊〉序曲)

http://youtu.be/rWmlPsrtasQ

(此橋段配樂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第四樂章電子版)


(此橋段配樂為羅西尼:威廉‧泰爾序曲(Guillaume Tell)電子版,影片內容為不露點3P,讀者請自行斟酌是否點閱)


三、音樂音效化

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古典音樂中的現代音樂多有較不合諧的和聲,且有些為非調性音樂,因此在使用上會有頗為特殊的效果。其中用得最多的就是和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合作的名作〈鬼店〉(The Shining),儘管庫柏力克對現代音樂的採用大多僅只於潘德瑞基(Penderecki)和李格弟(Ligeti),但仍然達到非常好的效果:

(此橋段配樂為Penderecki:De Natura Sonoris No. 1)


(此橋段配樂為Penderecki: The Dream of Jacob)


從以上的分類看來,庫柏力克雖然不是一個作品就只採用一種手法,但是仍然有滿多同種手法的使用,例如〈亂世兒女〉(Barry Lyndon)做的就是最常見的古典音樂配樂方式(因為這片相較之下特色較不鮮明在此就先不多提),因為該劇為古裝劇,以在風格上盡量達到統一。而這些手法在在都在現成音樂配樂的領域上樹立了極高的里程碑,並一直在那裡等待後人去挑戰和突破,甚至是創造新的類型手法,以在這些現成的挑戰題目中找出新出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on 的頭像
Yvon

Hitchcock/Truffaut/_

Y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