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點陣圖影像  

(承上)

 

4. 其他

    這裡補充一些上述分類沒提到,但個人聽過的Abbado錄音。

(1) Abbado和Pollini的協奏曲錄音除了Beethoven和Brahms的鋼琴協奏曲全集錄音相當值得收藏以外(甚至連合唱幻想曲都有了,而且現在就可以在Pollini的協奏曲套裝錄音中買到),他們這兩位好搭檔的錄音許多都非常精彩,個人尤其喜愛Bartók的第一、二號鋼琴協奏曲(CSO),Abbado可謂將芝加哥交響的銅管發揮得淋漓盡致,而Pollini的演奏也相當精采,相當能發揮這兩首曲子將鋼琴作為擊弦樂器的面向。而Brahms鋼琴協奏曲和柏林愛樂的錄音固然精彩,但單就二號的第三樂章而言個人更喜歡之前兩人和維也納愛樂(VPO)合作的演出;原因無他,因為維也納愛樂廳的錄音效果比較好,而當該樂章開頭大提琴獨奏一出來的時候,因為錄音比較能呈現空間感,那種空蕩蕩的空間裡只有一把大提琴低吟的感覺似乎更能符合這個樂章所要表達的意境。所幸這些在Pollini出的協奏曲套裝幾乎都可以一網打盡,只需再加購和Abbado的Beethoven第五號鋼琴協奏曲錄音即可;這個錄音還請各位千萬不可錯過,Abbado對這首曲子的見解和Mahler第五號交響曲一樣有著和其他指揮相當不同的見解,無論在樂句型塑、節奏感和音色上都相當強調這首曲子的陰暗面和戰爭感,頗能符合這首曲子當時的創作背景,也因而更能凸顯出Beethoven中期作品中那些比較難被發現但在後期大量出現的惆悵樂段(請聽第一樂章結尾長笛獨奏轉豎笛然後又轉長笛的樂句,這種配器方式似乎在當時不像Mahler那個時期的作品那麼常見?_?);

(2) Abbado作為好好先生的困境:個性多少是一體兩面的,Abbado的個性加上他的技巧或許讓他成為Mahler許多首交響曲的傑出詮釋者,但其實偶爾也會有意外的狀況。除了之前提到Argerich的錄音以外,最悲慘的案例之一莫過於他和Fleming的Mahler第四(BPO)。熟悉Abbado風格的愛樂者一聽到那終樂章不穩定的速度就知道那不是他會有的詮釋!但或許個性就是一體兩面的事,他確實可以讓Mahler很細膩動人,但也因此賠上了一個演出;所幸他除了這次以外還有三次Mahler第四的正規錄音或錄影供樂迷欣賞。而他和Argerich的錄音真是讓人感到五味雜陳:一方面這是除了Pollini以外和他合作最密切的鋼琴家,但他們的錄音或許正好可以作為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實驗組和對照組。因此個人還滿欣賞他們一些早期的合作錄音,封面的黑白照在現在看來也別有一番風味;但除了Ravel鋼琴協奏曲第二次的錄音更為讓人驚豔以外,就個人聽過的錄音中比較晚進的有些甚至可以說是買來只是為了要聽Abbado而已......

(3) Abbado相較於其他指揮對於Verdi的歌劇Simon Boccanegra(父女情深)似乎情有獨鍾,一共有兩次以上的正規演出錄音和錄影;但聽了開頭或許就不會那麼意外了,因為那種輕柔的曲風還真有點和Mahler第三以及第九的終樂章有點相近,似乎溫情路線的曲子就是Abbado最拿手的吧;這或許也說明了為何他的Wagner只有Lohengrin的全曲錄音問世;

(4) 前面說到Abbado不太調整樂團原本的音色,最有趣的例子莫過於他剛接下柏林愛樂總監時錄製的Brahms交響曲全集!該錄音保留了Karajan晚年細緻的音色,但樂句形塑的方式卻是Abbado中庸的方式,對於一些喜愛的人聽來總有種溢於言表的美感,可以說是這樣的巧合造就了一套非常讓人愛不釋手的Brahms經典詮釋!或許這就和一些喜歡Wand以及Celibidache的樂迷聽到他們兩人一些不和子弟兵合作的演出會有的新鮮感是相近的吧(而Wand和柏林愛樂的Bruckner的確也真是令人望其項背的經典演出。此外同樣的情況亦可見於Herbig和柏林交響的Brahms交響曲全集,雖然因為是比較早期的詮釋,有些地方樂句聽起來似乎不夠活潑,個人在一次座談中也向Herbig請教,他也直言他後來的詮釋比較得心應手;但音樂就是那麼有趣的東西,那套演出其實更多地方散發著質樸的歌唱感,再搭上搭配那純淨的音色,有些地方的詮釋真是讓人難以忘懷。只是這樣的詮釋就只能在錄音中重現了,也只能說所幸錄音技術可以記錄下大師們不同時期的藝術風格了);

(5) Abbado目前至少有兩片關於他的紀錄片,沒記錯的話就是前文提到的錄影團隊所拍攝製作的。對於喜愛或好奇Abbado生平或相關事蹟的愛樂者,或許可以去找來看看;

(6) 一些朋友可能會非常喜歡他在千禧年和柏林愛樂的Bärenreiter版Beethoven交響曲全集演出;這套全集的演奏風格似乎有點像是仿古樂演出的風格?_?但單就第七號的錄影演出而言,很可惜的是小提琴沒有分置兩側,而個人認為這種比較老式的分部擺法是該曲呈現出Wagner所言「酒神的舞蹈」的關鍵之一,否則該曲尤其是二四樂章一二小提琴一些建立在空間上的不同位置而產生的聲部對話效果會大打折扣(折衷的辦法是在聽現場時坐在靠面對舞台右手側,但聽錄音時根本無法解決該問題,而且其實坐在現場也要很仔細聽,此外有些兩部分奏和合奏效果上的差異還是會大打折扣,尤其在樂曲聲音比較多或其他聲部比較大聲的時候)。有看過小克萊巴的該曲錄影就可以發現,曲子最後他的手勢要引導樂團演奏出來的效果,該次錄音根本不如他和維也納愛樂的同曲錄影。其實這樣的問題有很多曲子都會出現,只是Beethoven第七是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個人的心得是認為這也是理解Wagner那句話的關鍵,因此在聆聽上可能要多加仔細注意。回到Abbado的錄音來說,通常維也納愛樂一二小提琴都是分置兩側的,個人是還沒有專心聽過他那次的第七,不過讀者們在聆聽時應該還是可以稍微注意一下。

 

5. 購買推薦

    真的要寫這一點的時候,才發現在這個全集盡出的年代,光是DG的Abbado Symphony Edition以及Pollini和Argerich各自的盒裝協奏曲輯,再加上EuroArts的Mahler第一到第七套裝,此外只需再添購和Pollini的Brahms第一號鋼琴協奏曲(BPO)以及Beethoven第五號鋼琴協奏曲(BPO;又建議添購SHM-CD,聲音較為凝聚),就幾乎可以囊括上述提到的錄音了。個人還沒看過Abbado和LFO的九號演出(mecidi.tv提供該演出免費觀賞到月底為止,請還沒收藏考慮試聽的Abbado迷們千萬不要錯過了),但他和GMJO的九號也是感人至極錄演俱佳的好演出,最驚人的是演完以後年輕的中提琴手們竟然哭成一片......除了因為Mahler讓中提琴得以重見天日以外,也是因為Abbado對該曲感人至深的演譯吧(只是個人在收看的時候覺得好像有影音不同步的問題?如果是的話還滿可惜的......)。

 

後記

    正如同Abbado不喜歡在演出之後聽到掌聲一樣,我想這並不是他個性喜愛冷場或掃觀眾的興,而是他最屬意的曲子往往都是在探索個人最內心的聲音,掌聲固然是一種釋放,通常也是一種對演奏者立意良善的回饋;但有些樂曲結束後的留白,其實就像最懂得訪問導演的記者不會去問究竟是什麼確切的生活經驗讓導演創作出這樣的作品,畢竟這種自我表露正是要透過日常語言之外的弦外之音,才會讓人想在螢幕或舞台上呈現在觀眾的面前。而且真正的藝術家演出不是為了掌聲或其他身外之物,因為藝術之中自有報酬。也因此希望這系列文章可以幫助各位對Abbado的指揮藝術能夠有更多的心得,而也終有一天能夠感受到他的詮釋之動人和真摯之處。

    謹以此文向Abbado致敬;除了感謝一些同好的交流和指點以外,更要感謝他的音樂所帶給我的藝術上的啟發,以及因為他那真誠的詮釋給我的感動 :)

 

(可能會有補充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on 的頭像
Yvon

Hitchcock/Truffaut/_

Y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von
  • 新增4. (6)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