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295-50a37  

    在今年坎城影展拿到金攝影機獎(相當於最佳新導演)以及一種注目單元的最佳整體表演獎的《我媽媽是派對女孩》(Party Girl),由於標榜除了男主角以外其餘皆為當事人親身演出,並且導演是女主角的小孩之一(本片有三位導演),如此的話題不禁讓人好奇這部到底是一部怎麼樣的作品;結果沒想到這部片無論是在劇情內容還是手法上,走得都比想像中還要更遠。

 

    (本段有劇透)本片敘述女主角是一位已經年華不再的酒家女,由於乏人問津故只好拜託老顧客多上門,結果沒想到老顧客竟然對她求婚。對於有一定年紀的人就某方面而言,這其實是滿感人的一件事,畢竟以女方的條件男方願意做出這樣的決定,或多或少都可以視為男方是真心的而非是基於妥協,更何況一開始是女方去求男方來「消費」而不是男方去求女方。但隨著婚禮的逼近,女方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因為女方對男方一點感覺都沒有,而她雖然是酒家女但是卻不賣身,所以也一直無法確定這件事。因此,她到了新婚之夜才確定也因而和男主角坦承了這件事。

    這部作品的題材要透過電影表現,可以說是集不利因素於一身:首先,拍攝素人演員尤其是老人,其實在畫面上很難賞心悅目。而導演為了克服此一先天題材上的障礙,本片通常盡量採用背光拍攝男女主角對話的部分;而且導演在拍攝上決定以臉部特寫為主要鏡頭,但相較於《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幾乎謹守只有特寫和全身兩種尺寸的畫面,本片讓臉部特寫作為主要鏡頭,但卻不是全部的鏡頭,使得畫面在安排上會因為「非重點畫面」使得重點畫面顯得明確卻不單調疲乏。

    再者,在題材上,這樣的劇情其實是有違一般觀眾的期待的,因為劇情的張力解除點最終並非是落在皆大歡喜的結局上,而是以女主角終究還是過自己想過的人生作結,無論她的人生對於局外人而言是多麼的荒唐和虛擲人生。但所幸她的孩子支持她的決定,也才會有這部電影的誕生。

    而且這部電影正因為除了男主角以外都是本人演出,在電影史上便有其話題性:在義大利新寫實電影裡,曾經有過邀請當事人拍攝社會問題題材的作品,而這樣的作品當然也引起影評人不小的反應,畢竟這樣的創作方式很可能會讓電影變成像台灣的媒體一樣,對當事者造成二次傷害;但對於《我媽媽是派對女孩》而言,這樣的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這是當事人自願拍攝的作品,而且導演之一就是女主角的兒子。也因此更不可思議的是,很顯然正是因為女主角的小孩們贊成女主角的決定,才會決定要拍攝如此大膽的題材;也因此在片中孩子們對於女主角的支持不單純是演出來的,有些孩子在片中的反應也因而凸顯出他們對母親複雜的觀感,但最終決定支持母親的決定的態度。

 

    在最後仍然不能免俗地要讚許一下法國電影。在去年坎城金棕櫚的作品裡看到的問題,沒想到今年就可以在金攝影機獎暨一種注目最佳整體表演獎的作品裡看到解答,坎城從來沒有因為商業化而讓藝術去屈就什麼。這也是為何明明坎城影展的會場有非常多片商在做生意,但競賽影片卻從來不會因為生意的熱絡而失了格調。真不知道明年坎城影展還能看到什麼驚人之作?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on 的頭像
Yvon

Hitchcock/Truffaut/_

Y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