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Wayward_Cloud (1)  

 

   這個問題其實筆者在之前的文章已經討論過了:重點在於如何透過某種特定的藝術形式表達,而非哪一類的題材才是藝術,否則萊芬斯坦(Riefenstahl)對希特勒(Hitler)的紀錄片《意志的勝利》也不會成為影史名片(該文詳細內容請見〈藝術品是否得具有某些特定的立場?〉)而本文的目的就在於透過確切地分析一部作品來闡明這個立場。由於筆者非常熱愛新寫實和新浪潮的許多作品,而其中蔡明亮的〈天邊一朵雲〉在上映時便引起不小的爭議,且一般影迷對其作品評價亦毀譽參半,因此筆者打算透過這篇文章澄清一件事:藝術品可以處理跟色情相關的題材,但和一般的色情片依然有相當的不同。

    首先要從這部片的第二場戲開始講起。這場戲意義其實非常明確,只是題材牽涉到色情,所以對於畫面比較沒那麼敏感的觀眾可能會無法立即注意到這場戲的意涵。


 

    筆者的詮釋如下:在這場戲中我們可以看到西瓜被放在女優的胯下,且當在片中飾演男優的李康生戳西瓜時,女優就會呻吟。很明顯地,呻吟是假的,因為李康生從頭到尾根本沒碰到女優的身體;而這個場景裡所有的東西的比例都符合一般的A片,除了那半顆特別大卻還要被夾在胯下的西瓜。但是西瓜為何不是黃色的卻是紅色的?筆者認為這正是問題之所在,因為紅色的西瓜和私處的肉色更為相近;而且A片的拍攝方式正和這段一樣:私處被放大檢視了,而且女優的呻吟根本就是假的。

    從這個場景我們可以發現:〈天邊一朵雲〉從其和色情有關的層面來看(畢竟蔡導還有其他在他作品中一貫想要探討的問題,亦即寂寞),這部片根本就不是A片,而是一部反諷A片的電影。也因此這個場景之重要,據聞蔡導當初本來是要以這個場景的劇照當作電影海報,但是卻因為電影公司的否決而作罷;如果此聞不假,那麼有買DVD的影迷可以把紙套丟掉了,因為那根本不是蔡導要的封面,DVD包裝上胯下有偌大西瓜的女優封面才是。

    也因此只要是和這個層面相關的場景,蔡導都會極力做出這個區分。我們仔細觀察畫面可以發現:這部片不只是在拍攝A片而已,更進一步地,而且更正確地來說,這部片是在拍攝有人在拍攝A片。因為我們總是可以在那些相關的場景看到畫面裡也有劇組的工作人員,而這在一般A片裡是看不到的;這樣的處理把觀賞A片的人從看到有人在發生性行為這件事,又更跳脫出來去看有人在刻意營造這件事的現場究竟是甚麼樣子。至於從私處的角度為視角,去捕捉劇組攝影機正對女優私處的畫面,意思就更為明顯而無須多言了。

wayward cloud  

    因此我們可以發現:一個作品究竟是不是藝術品,絕對是可以討論的;儘管討論的過程中可能充滿爭議,但是必有其傑出而意義及手法明確之處。這樣的論點當然牽涉到筆者的一些立場:因為如果那些重要的環節是表達不出來的,要嘛是欣賞者還沒找到適當的方式去形容,要嘛則是欣賞者搞錯了,因為就好像藏寶圖的寶藏要找到了才能確定其真的存在。

    當然進一步可能的疑問是:這裡的意思好像是說,一個作品之所以為藝術品,不可能只有色情的層面在裡面,而必須和其他的概念結合,例如在〈天邊一朵雲〉中是對色情工業的批判,而大衛林區(David Lynch)在〈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中Naomi Watts自慰的段落則是把性和痛苦及絕望等負面情緒做出連結。那麼有沒有可能單獨處理色情或性的題材而不和其他概念結合,卻依然可能是一個傑出的作品呢?

 

(可能會待續;圖片如有侵權請告知,我會立即刪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on 的頭像
Yvon

Hitchcock/Truffaut/_

Yv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